绕月而行:访“阿波罗15号”宇航员沃尔登
  中新社北京8月28日电 题:绕月而行:访“阿波罗15号”宇航员沃尔登  中新社记者 刘旭  1971年7月26日,“阿波罗15号”飞船从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这是“阿波罗方案”的第9次载人飞翔,被认为是该方案中最具科学含义的一次。日前,中新社记者在北京采访了当年履行这次使命的指令舱驾驶员阿尔弗莱德·沃尔登(Alfred Worden),对话从50年前的人类登月谈起。  材料图:1971年7月,阿波罗15号使命中,宇航员大卫·斯科特运转月球探月车。  忆探月:“一次具有逾越含义的飞翔”  “50年前,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不只启示和鼓舞了我去月球探究世界,也为全人类敞开了一个史诗般的新篇章。”这是沃尔登对“阿波罗11号”登月的点评。谈及“阿波罗15号”,沃尔登则描述那次使命是“一次具有逾越含义的飞翔”。  沃尔登介绍说,在许多“外行人”看来,“登月”是最重要的使命,但事实上,在阿波罗“三人组”里,指令舱驾驶员的重要性是排在第二位的,仅次于指令长,由于他要把飞船一路开到月球,然后留守绕月轨迹,再把所有人都送回地球。  当沃尔登的两位火伴登月作业时,他凭借安装在服务舱外的科学仪器模块,对超越对折的月球外表进行了高分辨率测绘,辨认并调查了大范围内的月球特征,协助人们对月球有了更好的了解;在与登月的两位宇航员会集回来地球的途中,沃尔登还在间隔地球大约30万千米的当地,进行了人类航天史上初次远离地球的深空太空行走,取回了科学仪器模块中两台相机拍照的胶卷。至今,他仍保持着太空行走离地球最远的纪录。  “每逢我绕过月球反面,咱们的地球就会从月球后边升起,散发出彩虹般的光辉。那种美好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描述。”40多年过去了,回忆起绕月飞翔的阅历,沃尔登仍浸透厚意。  “到过月球,让我在地球的日子有了新的视角,给了我一个更好的渠道。”沃尔登说,“我至今依然觉得,登月是人类做过的最了不得的工作,那可是间隔现在足足50年啊!我为自己可以参加其间感到十分自豪。”  材料图:1971年7月,阿波罗15号宇航员Dave Scott在哈德利沟陨石边际进行采样。  谈未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50年的时刻,正好可以用来反思过往。”沃尔登说到,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明要在5年内重返月球,“可是政府得先拿出足够的钱才干完成这件工作,我期望他可以做到。”他剖析说,“一起咱们也有一些民营公司,有可能会先于政府完成重返月球的方针。”  沃尔登说,“我国把嫦娥四号勘探器着陆到了月球反面。‘阿波罗方案’完毕这么多年以来,这算是人类在探月方面总算又做出令人激动的新进展。世界上需求有这样一种声响说,‘嘿,咱们应该走出地球,到外面去看一看!’”  谈及比探月更远一步的火星勘探方案,沃尔登首要考虑到技术问题,“去火星路途遥远,需求长达1年半的太空飞翔,且一路都有很强的辐射,咱们不知道人类的生理结构能不能负荷。”但沃尔登对此仍是抱有达观情绪,“我觉得人类可以在30年内处理去火星的技术问题。”  在沃尔登看来,“去火星”的含义远不止于科学勘探。“太阳总有一天会焚烧到止境,咱们人类也将随之消亡。在这一天到来的时分,咱们最好现已找好备选地点了。”沃尔登说,“当然,间隔这一天真实到来还很远很远,但我知道你们我国有一句谚语: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沃尔登表明,咱们需求有人“走出去”。他期望人们能赶快发动一个大的深空探究方案,而能做成这件事的仅有选项,便是世界各国携手协作。“我期望看到美国和我国在太空范畴的协作。咱们在才能上很挨近,在理念上也很挨近,咱们能协作的范畴是巨大的。”(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